复星集团发展史

发布日期:2021-06-04
复星集团到底是什么神奇的存在?
之前有人在知乎吐槽复星工资低,工资不够看病,老板郭广昌回应:“虽然复星薪酬不是最高的,当然也不是最低的。足够让人发展自己”。
而且,他还建议员工,“如果有跳槽意愿,除非其他公司给出三倍以上工资才需要考虑”。
如此信任自己的员工,郭广昌真的自信满满。可在他发表这番言论之后,二把手梁信军辞职,高级副总裁丁国其紧随其后,递交辞呈。
辞职原因不是什么俗套地“回老家发展”,都是“身体扛不住了”。
但不得不说,复星集团实力过硬。
2016年9月22日,复星集团打败贝恩资本、KKR集团等世界知名集团,获得第8届全球企业并购奖项,“同时摘得了“亚太地区私募股权投资年度企业奖”和“全球娱乐和媒体行业年度并购奖”两项大奖。
2016年10月1日,美国《财富》杂志发布了“2016最受赞赏的中国公司”明星榜单,复星集团位列第28。
2016年10月11日,复星获得“2016年最佳企业金奖”。
复星集团里也是人均富豪。2021年,郭广昌以68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《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》第224名。
二哥梁信军以22亿美元财富位列《2021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》第1444名。
小弟汪群斌以72.5亿元财富位列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第433位。看了他们的管理模式之后,不得不感叹:活该他们赚钱。

一、比别人多想一步
1992年,郭广昌带着老乡梁信军一起创业,两人创立了“上海广信科技有限公司”。刚开始的广信,虽说是个公司,但定位不明确,妥妥的“三无企业”,无资金、无技术、无背景。
很快,吃了几个月泡面之后,广信的账户咣当咣当30万进账。
1993年,台湾元祖食品打算进入上海市场,可迫于团队内没有上海人,害怕对市场把控不善,于是打算委托一个专业的咨询公司来替他们做市场调研。
郭广昌和梁信军觉得,这是个好机会。
然而,在元祖食品招标公告出来之后,已经有三家公司先于广信通过资质审查,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,广信的竞争力微乎其微。
如何脱颖而出,挤掉其他强劲的对手?
郭广昌发现,其他三家公司递交资料证明,只是关乎公司的资料,而没有涉及到经营者自身的经验证明,郭广昌立刻将自己和梁信军的学习经验整理出来,就像如今求职简历。
不仅如此,郭广昌还注意到,元祖食品是台湾企业,而台湾人阅读习惯是竖排、繁体字,喜欢从右往左阅读,这与大陆人习惯不同。
郭广昌和梁信军连夜找来书籍,将资料全部转译成繁体,按照台湾人阅读习惯重新排版内容,第二天骑着自行车准时送到元祖食品审核部。
两天后,元祖食品通知郭广昌,广信通过了资质审查,可以准备参加竞标。
竞标现场,除了广信之外,还有三家公司,元祖食品要求在20分钟之内阐述对元祖食品公司项目的理解和开展调查的方法。
其他三家公司一致打“口舌之战”,开始侃侃而谈,纸上谈兵,大谈对元祖项目的想法,轮到广信时,郭广昌什么都没说,拿出一沓资料,让负责人阅读。
这份资料是昨天郭广昌和梁信军了解了元祖食品之后,做出的市场调研策略,包括对象抽取、样本采集、调查方法、调查周期等,都做了详细的说明。
这让元祖食品负责人大为吃惊,一个小小公司竟然能想到这么详细的方案,数据罗列得精细无比。
毫无疑问,最后,广信拿下了此次合作。合作拿下了,可是如何进行市场调研,又是头疼的事。
平常人做市场调研,无非就是让手下员工复制打印几张调查问卷,上街发放,但这一来,很容易引起路人的反感。
路人不填,商家就打感情牌,大讲自己的不易,以博取同情,让路人带着“良心的召唤”来填问卷。
但郭广昌和梁信军却不是这样,他们比平常人多想一步,转换身份,从被调查者角度来构思调查问卷。
郭广昌与梁信军一起亲自拟定调查问题,其他相关人员负责分析元祖公司的运营模式和销售业绩。
最后设置了十道题,每个问题都非常巧妙地涉及路人购买食品时最关心的问题,同时也结合了元祖公司的需求点。
这样,毕竟是自己感兴趣的话题,路人在填表时好感度提高,而且也为元祖食品打开上海市场打了个样板。
为了打消路人的顾虑,郭广昌还推出“填问卷送礼品”,在临街路口摆一张桌子摆放礼品,结果路人们纷纷前来填表。
到了晚上,郭广昌和梁信军两人围着那七万张调查问卷挨个挨个分析。
分析调查问卷又是个学问,他们并不像其他人一样,筛查整理,统计出一个百分比,推算最佳方案,而是从顾客角度、从商家角度做了两份不一样的分析方案。
看到分析方案的元祖负责人更加难以置信,他没想到广信的调研已经上升到“价值程度对比”,这是他们以往与其他地区合作商所看不到的。
“他们提到,月饼的食用价值正逐渐被送礼价值取代,可以将月饼的包装设计得更华丽,让送礼更体面。”
最后,元祖老板一高兴,不仅如期支付28万合同数额,还额外支付两万块的市场调研费用。
于是,广信仅用一个月就赚到了30万块,相当于一天赚一万。
有了元祖食品的背书,太阳神、乐凯胶卷、天使冰王等企业纷纷找上门,请求与广信合作。
到1993年年底,广信的账户上已经存了100万。
用一个月时间赚了30万,一年赚了100万,外界纷纷夸郭广昌和梁信军会赚钱。
郭广昌说“靠市场咨询得来的100万,是靠知识赚来的”。
郭广昌和梁信军在竞争力不足的情况下,自我开发出新的、独属于自己的竞争力,最后获得元祖食品的青睐。
比别人多想一步,多走一步,不会固步自封,被常有的认知逻辑困在原地。
人们常说,打破自己原有的圈子很难,可实际上只需要你往前走一步,多想一步,周遭的圈子便会瓦解重组。
郭广昌和梁信军就是如此,他们比竞争对手多想了一步,离开拥挤的认知赛道,拐个弯冲到终点。

二、危机转换思维
除了改换跑道,郭广昌他们还有“危机转换思维”,在他们看来,别人的危机就是自己的转机。
1999年,科技大学博士生刘庆峰带着18个同学,一同创立了科大讯飞。
这时,在浙江马云也在捣鼓创立阿里巴巴,与马云一样,刘庆峰几个人不知道要怎么做产品,怎么打市场,只知道语音技术有市场,完全就是“盲人摸象”状态。
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2000年全球互联网泡沫爆发,科大讯飞“未飞先衰”,一下子陷入资金周转困难的窘境。
刘庆峰和江涛四处找人合作,可对方要么碍于泡沫爆发,不敢出手,要么嫌弃公司所在地太偏僻,可发展潜力小。
就在起腰包,关起自家大门,回屋睡大觉时,郭广昌带着1677万丢进科大讯飞的账户,刘庆峰一看这是个得罪不起的大主子,马上将21.5%的股份双手奉上。
郭广昌成为科大讯飞第一大股东。
有了复星这一笔投资,科大讯飞快速回血,向联想、华为等提供语音核心技术模块,科大讯飞真正起飞。
很快,复星已经收回当初投资的成本,并大赚了一笔,2012年,复星持有科大讯飞约2902.33万股的股份,其持股市值高达7.28亿元。
之后,不断出售手中科大讯飞的股份,在一系列的减持操作下,复星共计收回17亿元。
从当初1677万到17亿,复星已经赚得盆满钵满,郭广昌真是个赚钱小天才。
而之后,2013年中国移动向科大讯飞投资13.63亿,获得15%的股份,当初复星只需1677万就得到21.5%股份,可想而知,郭广昌的长线投资战略高明。
单靠一招“股份倒卖”,郭广昌就能坐着收钱。除此之外,郭广昌还能借丑闻扭转乾坤。
2004年,唐万新一手缔造的德隆公司崩塌,许多同行闻声收手,而作为同样靠资本并购扩张壮大起来的复星(前身是广信)也无辜被伤。
大家都在预料复星将是下一个德隆,“德隆第二”的名声实实地盖过了复星的招牌,复星资金链紧张的谣言四起。
那时人们笑称,如果想激怒郭广昌的话,就说复星是德隆第二,准能刺激到郭广昌。
就在人们翘起二郎腿,准备看好戏吃瓜时,郭广昌突然打开复星的财务部大门,请会计事务所清算复星的资产,并形成财务报告公之于众。
结果,不但消灭了谣言,还让复星赢得一波好感度,这种“行得正坐得直”坦坦荡荡的态度让大家佩服。
郭广昌还借此机会,被评为“2004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”,与40岁的老大哥马云一同站在颁奖舞台上。
在《道生万物》一书中,作者郭宏文对郭广昌的评价是“三大超常”,超常的胆量,超常的大脑,超常的直觉。
2004年,当黄金产业陷入低迷状态,复星再次出手。复星旗下的豫园商城和复星产业共同出资4亿元,与山东招金集团合作,创建了招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。
依靠这一措施,复星又再次成功进军招金矿业,复星稳坐中国民营企业大佬位置。
郭广昌他们这种“弱时看强,衰中见盛”的眼光,让他们得以在市场上大挖黄金,进行疯狂的资本增值。
俗话说,乐观的人总能在危机中看到机会,悲观的人却能在机会中看到危机,而生意人必须乐观。
但复星团队却是乐观悲观两者兼得,他们在丰年就急着收麦,荒年撒种。
什么时候修房顶?在阳光灿烂的时候修最好。
对复星团队来说,复星走上坡路时,最适合停下来检查检查鞋底,倒一倒鞋里的沙子。
只有这样,当真正的大风暴来临之际,才能在屋子里安心躲避。
当盛世繁华时,要能看到“满城风雨”的痕迹,在万事衰败时,能看到“绝地逢生”的欲望,这估计就是复星最厉害的地方吧。
要有抱着火药冲进炸药堆的勇气,也要有拿着一颗糖退出闹市的决心。

三、打造复刻能力强的团队
郭广昌投资哲学是,如果看好一个产业,复星便采取两种方法加以实施:
一种是培养自己的团队,一种是考察这个产业中谁做得最好,就投资谁,然后运用自身的产业资源帮助它做得更大、更好。
后者让复星能够在资本市场上如鱼得水,往往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坐收渔翁之利。
如果后者方法行不通,那只能走前者的方法,而这正是复星长期在做的事情。
复星定期举行员工培训,除了设置专业的课程教授,还有休闲轻松的游戏。
在复星团队培训中,还有一个不成文规定,大家互称同学,郭广昌是“郭同学”,梁信军为“梁同学”,一旦有谁脱口说出“某某总”,就要被现场罚钱。
郭广昌希望员工一直有“学生”的心态,主动学习,不断学习新东西,不要被常见认知所束缚。
汪群斌曾对员工说,“如果你说服了自己,就证明这个方案烂大街了,能说服别人的,才是好方案”。
先前,范伟提议,复星可以涉猎房地产销售,因为比起郭广昌捣鼓的“咕咚糖”,房地产销售不需要资本注入,提成可观,只需要一招“空手套白狼”就可以。
那时,大家工资不高,都指望着福利分房,或者是低价购买内销商品房,所以导致福利分房和内销商品房供给不足。
而外销商品房既限制购房者身份,价格又高,因而库存积压,楼盘滞销。
范伟建议复星可以盘下这滞销楼盘,郭广昌觉得可以,可外销商品房估计只有收入高、有强烈住房需求的人才买得起,这两个条件一致指向“海归”。
可到哪里找“海归”?这是个问题。
就在大家陷入困境时,这时梁信军说:“顺藤摸瓜呗?每个出国留学的人都记录在案的,应该能查到。”
第二天,郭广昌通过关系顺利得到了留学生的资料,回来后,团队其他人把把楼盘资料等制作成简洁的宣传册。
之后,团队分工合作,兵分几路,一个人负责一个片区,将宣传册分发到留学生家庭。
结果,在团队的合作下,滞销楼盘活了起来,开始有人来咨询,复星收入迈进1000万大关。
在复星团队中,只要有人充当A角,就有人自觉站在B位,就像一支球队,有人当主锋,有人是中卫,还有人是替补队员。
一开场,大家快速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有默契地打比赛,谁配合得最好,这个场子就是谁的。
因而,汪群斌总说,技术资源偷得走,团队偷不走。复星最值钱的除了账上的资产,还有团队。
但是如何将一个团队拥有可复刻力,走到哪里都能准确无误地发挥作用呢?
郭广昌说:“一个人干不过一个团队,一个团队干不过一个系统。”
把团队系统化,把团队打造成一块可随时拆装的U盘,插进哪里,都能快速地读取信息,发挥作用。
如何系统化,则有点残忍,但在职场上却是十分常见的。
汪群斌推行“淘汰制”,定期实战考核,从个人能力、团队协作几个方面综合考察,排名最后几个则会被淘汰。
在复星团队,有能力的人可以领导别人,有价值的人可以被别人领导,但如果既没有能力又没有价值,就没有留下来的意义。
复星团队的作息简直违反常理,他们已经被训练到无需倒时差,到哪里出差就必须拿出百分百的精神投入工作。
在复星工作,除了要有强实力,高执行力,还要有强大的心脏。
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复星也讨厌眼泪,郭广昌认为,让一个人能够快速理解他所提出的修改建议,骂他就对了,狠狠地骂他。
因为在他看来,只有骂,才能让对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才能快速成长。
所以,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,恐怕很难在复星立足。